快乐赛车开奖记录|快乐赛车500期走势
首頁 > 京江清風 > 案例剖析 > 內容頁
機關算盡終“翻船”
——北海市水產畜牧獸醫局原局長陳全彪嚴重違紀問題剖析
信息來源: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發布時間:2017-07-11   點擊數:32312  關 閉

  近日,廣西壯族自治區北海市水產畜牧獸醫局原黨組書記、局長陳全彪因嚴重違反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廉潔紀律、工作紀律、生活紀律,涉案金額巨大,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并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在當地引起轟動。

  該案成功查處后,北海市紀委迅速啟動“一案雙查”,對履行監督責任不力的駐市水產畜牧獸醫局紀檢組長李松山進行責任追究,并以陳全彪一案為典型在該局召開警示教育大會,12名黨員干部受到觸動,主動向市紀委講清問題,退繳違紀款80多萬元。

  所有找他辦事的人,都要到他開辦的天成軒“喝茶聊天”

  被當地群眾戲稱為“五毒局長”的陳全彪,1964年出生,從上海水產學院畢業后做過工人,當過水產公司經理。1996年,32歲的他已是一名副處級領導干部;35歲即提任北海市水產系統正處級領導干部,在當時的黨政機關可謂鳳毛麟角,前途一片光明。

  2008年,陳全彪任北海市水產畜牧獸醫局副局長兼市漁政漁港監督支隊支隊長,雖然是個副職,但已得到不少人的“仰慕”。這年春節前的一個上午,一名下屬來到他辦公室匯報工作,臨走前悄悄塞給他一個信封,說春節到了,按照慣例,提前給小孩一點壓歲錢。就在這天上午,連續來了四個人,不約而同地給陳全彪奉上了紅包,共計4萬元。

  “退?可春節快到了,正是需要錢的時候,這些錢相當于自己一年工資。不退?紀委剛發文強調廉潔過節,被查到就完了。”陳全彪雖有心理斗爭,但最終敵不過金錢的誘惑,他麻痹自己說“先放我這,以后再退”,就這樣把錢收下了。

  自那時起,一條煙、一張卡在他眼里開始不算什么,收受一萬兩萬的禮品禮金,也從忐忑不安到心安理得,從半推半就到主動索取。

  2012年初,陳全彪與他人合伙違規在本單位門口的鋪面成立北海市天成軒商貿有限公司,表面經營煙、酒、茶,實際大搞權錢交易、權色交易。所有找他辦事的人,都被他約到天成軒“喝茶聊天”,消費少則千元,多則萬元。直至2014年7月公司解散,共賺取利潤10萬元。

  執紀人員在審查過程中查看陳全彪的筆記本,上面寫的既不是學習心得,也不是業務知識,而是“葡萄美酒夜光杯,金錢美女一大堆”等一組組充斥著低級趣味的打油詩。滿腦子財與色,正是陳全彪內心的真實寫照。也正因為被邪念占據了頭腦,他在違紀違法的路上越走越遠,直至身敗名裂。

  處心積慮培養親信,嚴重敗壞單位風氣

  掉進錢眼里的陳全彪,胃口越來越大,開始處心積慮地為自己的晉升規劃“路線圖”,頻繁調整單位人事,想方設法拉攏“志同道合”的人助其斂財。

  “雖然我是個副職,但我手中有權,手中有權就有錢,我要借雞生蛋,把單位的一把手寶座弄到手才會大展宏圖。”2009年的一次飯局上,陳全彪毫無顧忌地對時任市漁政漁港監督支隊地角大隊大隊長梁家祿表明自己的“雄心壯志”。正琢磨怎么巴結陳全彪的梁家祿心領神會,2009年至2011年間,每年送10萬元給陳全彪用于跑官。陳全彪順利當上局長后,自然不會忘了鞍前馬后的“兄弟”。為“答謝”梁家祿,先是把他調整為漁政漁港監督支隊漁船漁港監督管理科科長兼市漁業船舶檢驗局局長。2015年9月,不顧分管領導反對,把已被法院列為失信人員的梁家祿任命為市漁政漁港監督支隊副支隊長兼市漁業船舶檢驗局局長。梁家祿對此感恩戴德,更加賣力地為陳全彪攫取利益。

  有了“榜樣”,北海市漁政漁港監督支隊鐵山港大隊原副大隊長盧飛龍有樣學樣,于2009年至2011年期間多次送禮給陳全彪。陳全彪果然如其所愿,提拔他為鐵山港大隊大隊長。2014年,盧飛龍因徇私舞弊導致休漁期不法漁民偷捕,被中央電視臺兩次曝光,影響惡劣,市漁政漁港監督支隊書面請示免去其大隊長職務,但陳全彪依然不顧反對,繼續讓盧飛龍留任。最終,盧飛龍因徇私舞弊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

  除了培養親信,陳全彪還處心積慮調配干部。一些干部在關鍵崗位嘗到“甜頭”后,如不主動“表示”就會被立即調離。他還經常從下屬單位借調人員,讓他們看到被調入的希望,但又不會真正被調入,只有給其送禮后方才“考慮考慮”。

  一些干部看到陳全彪喜歡錢,也紛紛上門表示“心意”。2009年起,陳全彪利用職務便利,多次收受下屬及管理和服務對象等16人所送的禮金,共計166萬元。

  上梁不正下梁歪。這種“拿人錢財,替人辦事”的“潛規則”,在陳全彪管轄的范圍內成了公開的秘密。執紀人員告訴筆者,自陳全彪2014年5月擔任市水產畜牧獸醫局黨組書記以來,該局共有14名工作人員因違紀被給予黨紀政紀處分,多人被追究刑事責任。

  想“干一票大的”,瘋狂侵吞漁船更新改造補貼

  2012年起,國家每年安排北海市漁船更新改造補貼1億多元,每艘船補貼200萬至450萬元,補貼方式為先建后補。面對如此龐大的財政專項資金,欲望膨脹的陳全彪決定要“干一票大的”。

  2014年,廣西漁輪廠原廠長鐘汝康同老鄉陸秋明以本人或親屬的名義成立多家漁業公司,并邀陳全彪入伙。經三人商議決定,陸秋明負責找船主辦理更新改造項目,以漁業公司名義申報項目;鐘汝康負責項目編制,實施造船項目;陳全彪負責找水產畜牧獸醫局相關人員打招呼,加快辦理;所收費用扣減成本后由三人均分。為防止船主中途反悔,三人還以漁業公司名義與船主簽訂了陳全彪“精心修改”后的《漁船更新改造合作協議書》。直至案發時,陳全彪等人為24艘漁船申請漁船更新改造補貼,共收取好處費1000多萬元,陸秋明用這些錢購買了6艘漁船,其中陳全彪分得60萬元。

  除了在漁船更新改造中攫取巨額利潤,陳全彪還在漁船拆解中“主動出擊”。2013年上半年,陳全彪與陸秋明合謀,由陸秋明充當說客,積極尋找“客戶”,陳全彪利用職務便利,幫助不符合拆解條件、有證無船的船東或不愿意將舊船拆解的船主進行漁船假拆,收受船主財物作為好處費。至案發,為船主辦理18艘漁船假拆,從中收取好處費共815萬元,陳全彪從中分得532萬元。

  執迷不悟對抗審查,弄巧成拙被嚴懲

  再狡猾的狐貍也有露出尾巴的時候。2016年4月,陸秋明因涉嫌犯罪被檢察機關立案偵查,陳全彪頓時亂了陣腳,連忙指使鐘汝康找人疏通關系,企圖平息陸秋明被抓事件。為穩妥起見,陳全彪更是立刻通知妻子、兒子等人連夜從蘇州趕到北海,將存放在出租屋內的300多萬元贓款進行轉移。

  2016年4月26日,廣西壯族自治區北海市紀委在市水產畜牧獸醫局召開全體干部警示教育大會,通報梁家祿嚴重違紀問題。在迎接市紀委工作人員時,陳全彪連連表示“歉意”:“梁家祿出事,我作為一把手有責任,沒管好干部帶好隊伍。”

  陳全彪沒想到,接下來還有更勁爆的消息等著他——當全體人員坐好后,市紀委工作人員宣布,陳全彪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會場頓時鴉雀無聲,陳全彪雙眼充滿恐懼,臉色發白,全身發抖,被執紀人員從會場帶走。事后,陳全彪坦言:“那一刻太出乎我意料了,頓時感覺靈魂都已經不在了,大腦一片空白,萬萬沒有想到會有這一幕,會場下都是我領導的人啊!一下子打亂了預先的防調查心理準備。”

  接受組織審查期間,陳全彪依然心存僥幸,抱著與組織對抗到底的心思,拒不配合,顧左右而言他。可他嚴重低估了組織懲處腐敗問題的決心。在多個部門的配合下,他的嚴重違紀問題像剝洋蔥一樣被層層查清。在扎實的證據面前,自以為做得天衣無縫的陳全彪,思想防線徹底瓦解,逐步交代了違紀事實。(貝吉萱)

  ■執紀者說

  陳全彪案是北海市有史以來查處涉案金額最大的違紀案件。其違紀行為始于2009年,止于2016年,時間長達七年之久,且主要問題發生在2013年以后,是典型的黨的十八大后不收斂、不收手。

  陳全彪身為黨員,本應廉潔自律,卻滿腦子都是財色;身為單位一把手,本該認真履職,卻把單位當企業來經營;身為管黨治黨第一責任人,本該從嚴管理干部,卻自身不正且帶壞一批干部;身為人民公仆,本應為國家惠民資金的發放嚴把關口,卻與不法商人內外勾結,瘋狂斂財,影響惡劣。

  陳全彪案警示我們,領導干部要清醒地認識到權力是把“雙刃劍”, 對待權力,既要分清公與私,又要理順權與責,對權力常懷敬畏之心、戒懼之意,不能“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如果將手里的權力變為個人謀取私利的工具,無論是誰,最終必將受到黨紀國法的嚴懲。

All Right Reserved 中共鎮江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鎮江市監察委員會
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280×960 
蘇ICP備10205257號-3  開發維護:鴻程信息

快乐赛车开奖记录 九龙娱乐 官网 篮球世界杯投注网站 pk10 7码滚雪球方法 6合必中软件安卓版 怎么玩抢庄牛牛能赢 菠菜app开发公司 17年重庆时时彩骗局 金鼎俱乐部 全天时时计划 快速时时计划网